黄色视频更多
成人色图更多
激情文学更多
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» 长篇小说

【驯养宠物情人】




  这一天,吉池鹰久的心情非常好。
  正确来说,应该是他这几天的心情都非常好。
  为什么呢?因为他得到了一个有趣的“东西”,这样东西不仅惹人喜爱,也完全顺从鹰久的话。
  此时,高大的鹰久不经意地向身旁瞥了一眼,那个有趣的“东西”正以小跑步的姿态追赶着自己。
  步……绿川步,就是鹰久最近找到的有趣“东西”。
  “喂!不要跌倒了,好好看路啊!”
  鹰久说的话看起来好像是关心,不过,真正的目的其实是在对四周的人示威。
  因为不久前鹰久发现,擦身而过的人都露出一副很想跟步攀谈的表情,为了不想让其它人靠近步,他才故意这么说的。
  其实,步跌不跌倒,他才不关心呢!要是真跌倒的话,那才有趣极了!
  “是!但是鹰久,你走得好快喔……我跟得好辛苦!”
  步似乎很高兴地说着,露出可爱的笑容。
  “要配合你的小短……腿,我才辛苦勒!”
  对于鹰久半开玩笑的发言,步停下脚步,以认真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脚下。
  “我的腿……很短吗?”
  及膝短裤的裤管下,露出两只细细的腿,脚上还穿着一双孩子气的粉红色橡胶鞋。
  “和我比起来的话,当然很短啰!”
  听到鹰久的话,步点了点头。
  喔……原来如此啊!
  身高只有一百六十几分分的步,和超过一百八十公分的鹰久,再怎么比也不楍能多出十几公分啊!
  “鹰久的腿……好长啊……好帅喔!”
  步抬头看着鹰久发呆。
  鹰久哼了一声不屑地转过头去,其实心里正在偷笑。
  “好棒!”步用崇拜的眼神述说着,让鹰久的虚荣心愈来愈膨胀。
  “是吗?我很帅吗?”
  鹰久以一种毫不在意似的语气问道。
  “那当然啰!第一名!全世界第一名的帅!也是第一名的温柔!”
  步像孩子似地喊着,勾住了鹰久的手腕,以梦幻的表情看着他。
  鹰久默默地点了点头,嘴唇以一种“极诡异”的线条向两边延伸,突然又赶快收紧,一本正经似的,不让步发现自己的窃喜。
  他当然也知道自己很帅,而且是一种充满野性的英俊。
  身高一百八十二公分,体重也秾纤合度,一身结实的肌肉是他每天锻炼的成果。因为他认为男人就得身强体健,所以不仅每天起床跑步,仰卧起坐、伏地挺身更是不可少。
  这就是自命风俊的他用来督促自己的使命感。
  虽然非常注意身体的锻炼,不过鹰久可不是一个空有外表的肌肉白痴。
  大概是因为天生聪明的缘故吧?在功课方面,他并没有花太多心力,就能轻轻松松地拿到高分,就连老师也没有办法挑剔他。
  虽然运动万能、成绩优异,但他还是无法名列优等生之中。关于这一点,鹰久给自己的理由是因为自己太帅了。
  国小、国中的时候,他都担任过学生会长的职务,但上了高中以后,他再也不想接下那个白痴的工作了。
  就算不当学生会长,鹰久在学校的影响还是很“够力”的。说得更明确一点,他应该比学生会长更有实权。
  至于学生会长这种打杂般麻烦的头衔,就推给青梅竹马的正孝去当啰!
  话说回来,暗地里操控学生会……不只是学生会,还有全校学生以及附近的不良少年……这种幕后主导的感觉……不是更好吗?
  鹰久发挥与生俱来的魅力,使得他在进入高中之后没多久,就已经取得了自己想要的地位。
  这样的鹰久已绷可以算得上是半个不良少年了,不过不仅老师对他的评语极好,就连同学以及学校附近的不良少年,也对他敬重有加。
  不管是在学校或是在不良少年聚集的场所,大家都会打招呼:“鹰久大哥,你来了。”
  他的生活简直可以用“威风八面”来形容,好像一副“什么事情都是我说了算”一样。
  不过,不知道为什么,这样的他还是觉得很无聊,好像没啥人生的目标。
  总觉得还缺少了些什么,就连鹰久心里也觉得莫名其妙。
  但是,和步的相识彻底改变了他的世界。
  “鹰久不但什么都知道,也法有什么不会,非常非常的帅啊!”
  步只要一这么说,鹰久就笑开了。
  ……和步在一起很快乐……和步一起很有趣,这样的想法让鹰久开始希望能探索到更多的快乐。
  “好,那我现在就带你去从来没去过的地方。”
  像小鸡般跟在鹰久身旁的步,睁着圆圆的大眼精,用力点头。
  “拜托你,鹰久,请你一定要带我去。”
  对于步迫不及待的反应,鹰久很满意似地加快了脚步。
  在有点脏乱的电影院前面,鹰久停下脚步。
  “老伯,今天有没有发生什么纠纷啊?”
  鹰久窥看着售票的小洞,和里面矮小的老爷爷打招呼。
  这家电影院在学校附近的小巷子里,是专门放映“十八禁”的成人电影,而周围都是一些生意萧条的饮料店、老旧的服饰店,还有卖一些莫名奇妙小东西的商店。
  这是普通高中生绝对不会涉足的场所。
  “呦,鹰久,好久不见啦!幸好,今天还没有发生什么让人困扰的事情……”
  在夕阳的照射下,老爷爷笑容满面地向鹰久招手。
  “这家伙是我的同伴。”
  鹰久把躲在身后,正好奇地研究着电影看板的步,往前一抓。
  “嗄,个子还这么小呀……算了,反正是你带来的,就让他进去吧!”
  “谢啦!老伯,有什么事叫我一声。”
  鹰久边道谢,边伸手打开吱吱叫的门,进到电影院里。
  “这里是……”
  步用非常不可思议的表情抬头看着鹰久。
  “电影院啊……不过对你来说,可能有点太刺激了。”
  墙壁上贴的海报,全是一些引人遐想的女性胴体,还有只穿丁字裤的男性,和平常在大街上所看到的电影院,真的是大大不同啊!
  “先说好喔……不准给我哭或是喷鼻血喔!”
  鹰久语带威胁地说,步老实地点了点头。
  “好了,就是这里。”
  鹰久拉着步的手,一步步向几乎没什么客人的观众席前进。
  这间又旧又脏的电影院,连椅子的坐垫也烂烂的。鹰久试了好几张椅子以后,终于找到两张坐起来还算舒服的座位。
  “……好了吗?”
  “嗯,坐这里。”
  直到鹰久许可为止,步都一直乖乖地站着等待,就像没有得到主人的允许,就什么也不敢做似的。
  “啊!糟糕,猜错了!今天是男X女的片子,真受不了……”
  鹰久一边用力地摇椅子,一边很没规矩地把脚跨到前面的椅背上。
  “男……与女?”
  步想学鹰久把脚跷起来,却没办法维持平衡,只好端正地坐回位置上,望着鹰久。
  “这间电影院两种都有,有男×女的,也有男×男的。男×女的太普通了,真没意思啊……算了,将就着看吧!”
  沾着一块块茶色污渍的屏幕上,女人身体的大特写瞬间扩大。
  “……嗄!咦……”
  步用手指着屏幕,睁大眼精直视着。
  鹰久对步接下来的反应充满期待,没想到……
  “都是……交尾……吧?”
  “……什么交尾!又不是昆虫!”
  步经常耍这种宝不认识的人会以为他是故意在开玩笑的,久而久之才知道好像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  没错!他的确就是那种天生慢半拍的人。
  “什么意思?人类就是那样交尾的吗……?”
  不管怎么看,屏幕上宛如摔角动作般的行为,看起来真的好假。
  步心想,如果真的有人那样做的话,女生一定会吓到尖叫逃走的。
  “喂,你看过女人的那里?”
  因为打了马赛克,所以当特写女性的那个部位时,鹰久问了步这个问题。
  “看过。”
  这超级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,让鹰久吓了一大跳。看起来反应慢半拍的步,居然说他看过女人的神秘部位。
  这、这、这实在大大地超出他的预期。
  “你、你说有……喂!”
  鹰久心想,这小子到底是在哪看到的?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啊?真不敢相信,这家伙该不会已经跟女人做过了吧……?
  “在医学的专业书籍上啊……”
  步轻快地回答后,又歪着头思考。
  “虽然现在的画面看不太清楚,不过,好像大阴唇内侧是小阴唇,小阴唇的上方有个叫阴核的小突起。阴核下来是尿道口与阴道口,有点像小阴唇但却是薄膜状的是会阴,下面连接的是肛门……”
  “住嘴!”
  鹰久阻止步接下来想说的话。
  在那样僵硬死板的说明之下,什么神秘感都一扫而空了。
  “唉……我问的不是医学书籍啦!”
  鹰久大声地叹了口气。仔细想想,果然就像他猜的一样现在的步,根本就不可能和女人发生过关系啊!
  而且,步……能够将女人压倒吗?他那种低着头看脚边的可爱模样,怎么也无法想象他压倒人的情景。
  再怎么看,步都像是被压倒的一方吧!
  “你呀,那是知识吧?那种事濡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  鹰久又再次叹了口气,耸耸肩。
  “……鹰久?”
  步轻声地开口唤着鹰久的名字。
  “怎么了?”
  “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恶心耶!你不觉得看着那样的器官好像也没多好玩?”
  步果然是小孩子。都已经高中二年级了,居然还说那种事“不好玩”,不被怀疑是有病才怪勒!
  “……交尾那种事,怎么才会开始想做呢?是因为发出‘费洛蒙’的关系吗?”
  如果说这句话的人不是步的话,鹰久应该会狠狠地、用力地挖苦对方吧!
  不过,正因为现在说话的人是有够“天真无邪”的步,这让鹰久觉得哭笑不得,也不忍心挖苦他。
  “就某种意义来说,或许是因为分泌了某种特殊的费洛蒙。”鹰久随口答道。
  原来如此啊……
  步一脸沉思地点头后,抬头仰望鹰久。
  “鹰久果然什么都知道……好厉害!”
  如此露骨的称赞……就算是这种无厘头的情况……也同样骚动着鹰久的虚荣心。
  “是吗?我很厉害吗?”
  得意洋洋的鹰久挺起胸把身体向后仰,却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,赶忙抓住椅子两边的把手。
  “啊、啊……嗯……啊、啊……!”
  女人听起来假惺惺的尖叫,让鹰久的鸡皮疙瘩沿着背脊往上爬。
  完全没有兴奋的感觉,果然就像步说的觉得很恶心。
  “不行啊!这样子果然站不起来。”
  “……站起来?”
  步歪起头,非常疑惑似地发问着。
  这种连“小骑兵站起来”都不知道的十七岁男生,真该像外星人一样被放在博物馆里展示才对。
  “要走吗?今天没看到想看的,我再带你到其它有趣的地方好了。”
  鹰久催促着,步安静地点点头。
  “和鹰久在一起,我可以学到好多东西。”
  正经八百地说这种话真的很怪……但是,如果是由步口中说出来的话,那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  “你还真是个怪家伙耶!”
  虽然是个怪家伙,但却一点也不无聊,反而让人觉得很有趣。
  鹰久发现自己已经愈来愈喜欢步了。
  离开光线昏暗的电影院,外面也早已经曰暮西沉。
  “喂,不要离我太远。”
  鹰久心想,万一不小心在这种“复杂”的地方走散了,像孩子般单纯的步,很可能会被带到难以想象的地方去,到时可就糟了……
  “……鹰久……”
  步果然非常听话地紧贴在鹰久身旁。
  “很好!这样就对了。好吧!这次就带你到玩具店好了。”
  鹰久指着前方不远处的招牌,而此时,步的眼精则是闪闪发光。
  “玩具?我从来没有买过任何玩具耶!好期待喔……鹰久,我们买一个没关系吧?”
  他过得到底是怎么样的童年时期啊?像步这样可爱的孩子,一般的父母应该都会买一大堆玩具给他才对吧?
  “咦?可是……为什么是写成年人的玩具呢?”
  果然这可不是一般的玩具店。
  “没错啊!这是大人才可以买的玩具店。”
  忍住即将喷发而出的笑意,鹰久如此说道。
  步还是“嗯”地点了点头,高兴地笑着。
  “那,我一定要买一个来看看。”
  说他反应迟钝也好,孩子气也好,鹰久都不想再计较了。
  因为光是在一起就充满趣味这点,就已经值回票价了。
  这家所谓的“玩具店”位于地下室,在走下楼梯时,步又再度抓紧了鹰久的手。
  红、紫、黑……透明的塑料模型中装着各色的珠珠。
  看到橱窗中整齐排列的按摩棒,步又开始歪着头。
  “那些就是玩具吗……?到底该怎么玩呢……?”
  “这里有香蕉、茄子喔!你看,还有小黄瓜跟草莓。”
  虽然觉得就算再怎么解释,步还是也听不懂,不过鹰久还是拉着步的手,在有点脏乱的店里团团转。
  “连这种东西也有喔……这是鞭子。”
  “……鞭子?啊,还有手铐……这些就是玩具吗?”
  步皱眉露出艰涩的表情,紧盯着橱窗里的鞭子。
  “这些就是大人的玩具吗?变成大人以后,一定要玩这种玩具吗?”
  “变成大人以后,才会知道这些玩具有多好玩。”
  鹰久煞有其事地说,步听完后却打了个冷颤。
  “我……不太想变成大人……”
  看来满心期待普通玩具店的步,还是没办法理解这些“玩具”的趣味。
  ……算了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  “鞭子……好像有点可怕。嗯,你看……这个很好玩喔!”
  走回按摩棒的架子边,鹰久拿起一个样品,将电源打开。按摩棒发出嗡嗡的声音,开始怪异地蠢动了起来。
  “咦?啊!在动了耶!”
  按摩棒时强时弱、回转、伸缩运动着。
  鹰久操作着按钮,步则安静地观察了好一阵子。
  “……就这样吗?会不会咚的一下跳起来?”
  这天真的家伙好像还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的。
  “喂,你觉得这要怎么玩啊?”
  鹰久苦笑道,步困惑地歪头苦思。
  “……怎么玩啊?”
  就算鹰久想要说明,不过对于把性交说成交尾的步来说,也只是对牛弹琴吧!
  “这是要塞进洞里去的喔。”
  说完,鹰久就把按摩棒交到步的手中。
  发出嗡嗡声、不断抖动的按摩棒,被步一拿却完全显不出情趣用品的特殊功用了。
  “咦?鹰久,你来啦!”
  在这里打工的是和鹰久相识的义树。他一看到鹰久就快步跑过来。
  “太好了!我们刚进新货,要看吗?”
  “当然啰!”鹰久点头答应。
  这家店的规模虽然小,不过摆设的商品样式却很齐全,常常可以见识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  “是哪种新产品啊?”
  鹰久跟在义树的身后,步看到也赶忙跟上。
  “……嗯?这孩子是你带来的吗?”
  义树上下打量着步的外型。
  “虽然有点不敢相信……不过这孩子……难道是你的新对象……?”
  “不是的。”鹰久苦笑否定。
  对鹰久来说,步根本不是那样的对象。
  至少就现阶段来说,鹰久还不想下毒手夺取步的童贞。
  “步,我和这家伙有点事,你自己在店里面到处看看。”
  鹰久如此交代着,尽管步的脸上写着“有点担心”,但他还是乖乖地答应了。
  “我不会把你丢在这里一个人回家的,不用担心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  “你是小步吗?你看!这个,很好玩喔!”
  义树一边问着,一边将一个玩具递给步。那是一个小型的“男根”模型,下面装了两只脚,只要上紧发条,就会摇摇摆摆地走动。
  “哇!这是什么?好可爱喔!”
  因为这个男根模型看起来很像普通的玩具,所以比起按摩棒,步好像对这个模型更有兴趣。
  看到步高兴地叫闹着,同时非常专心地看着男根模型滑稽的动作,鹰久和义树不禁相视苦笑。
  “那么,让我看看新产品吧!”
  鹰久把步留在柜台附近玩,就在义树的带领下,朝店的内部走去。
  “就是这个……用这里,可以把前面套起来,勃起以后,会跟着拉长。虽然有点紧,不过会更有快感,还有,它最厉害的地方是这个特殊设计……”
  “……真厉害!呼嗯,好像很有趣的样子。”
  想象这个道具使用起来的样子,鹰久脸上浮现坏坏的笑容。
  “喜欢吗?”
  “很不错呢!我想试试看。”
  鹰久打算付钱而把钱包拿出来,义树赶忙摇头。
  “我不敢跟鹰久大爷你收钱啊!有监视器在看,这样店长会生气的。如果你愿意的话,能给我一张带上这个后的照片,我就很高兴了。”
  刚才的电影院和这家店一样,鹰久都曾经帮他们摆平过一些事。
  简单地说,就是鹰久把一些来找麻烦的小混混,给打跑赶走了。
  自从打过架后,这附近就成了鹰象的势力范围了。虽然他没有组织什么帮派之类的,但大家还是如此公认着。
  “算了,我只是开玩笑而己不过,你用了以后,请务必告诉我们感想,这对我们三生意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  “谢啦!”听义树这么说,鹰久大方地把东西收下。
  “我买那个吧!步看起来好像很高兴。”
  看到步依旧不厌烦地看着走路摇摇晃晃的男根,鹰久苦笑着。
  “那孩子真的不是鹰久的那个吗?”义树好奇地问道。
  “那个”……换句话说,也就是H的对象。
  “像那样的小鬼,我哪有那种心情啊!”
  鹰久说完,义树歪着头嗯了一声。
  “那孩子感觉很不错呢!让人心痒痒的。因为看起来很纯真,所以更让人想染指,要不要我借你捆绑的道具呢?真的很想把他拍成录像带唷!”
  因为义树曾经担任过AV抏影师的助手,所以他的眼光应该不会错的……
  “心痒痒的?那家伙?”
  义树的话让鹰久不禁也歪起头来。
  身体还是小孩子,直直的一点线条也没有。脸也是小孩子脸,然后又把性交说成交尾,到底是哪里好啊?鹰久真是一头雾水。
  “个子虽然有点小,但是刚刚好。如果弄哭了,不是很有味道吗?而且…
  …他真的很可爱呢!“
  义树最后一句话,让鹰久也不得不点头。
  清透的雪白肌肤,纤细得让人想一手折断的手脚。淡淡粉红的面颊,柔和的脸部线条,玻璃珠般晶亮的大眼睛,带点淡淡的薄茶色,头吏也是同样内亮的茶色,包覆在脸的四周,好像有点自然卷。娇小挺直的鼻,像女孩子一样弯曲柔顺的眉型,另外还有略嫌丰厚的唇。
  “一下子就可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,真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模特儿啊!”
  义树用手指框出一个四角形,就像在确认抏影构图般地看着步。
  “真让人心痒难熬啊!真棒!一定可以拍出非常非常色情的照片。”
  “……是吗?”
  从来没有以那种目光来看步的鹰久,被义树这有点过头的热情给吓了一跳。
  “真的,绝对会很棒的……请你考虑看看。”
  明明应该是关乎步的大事,但义树却询问着鹰久,他大概已经看出步对鹰久完全言听计从的样子了吧!
  “那家伙……心痒痒……嗯?”
  鹰久半信半疑地看着正对玩具高兴尖叫着的步。
  天真无邪的步……无论如何也不在鹰久的狩猎范围内。
  虽然是个有趣的玩具……但也只是那样而已……
  最后,由义树那里免费得到走路男根的步,以无比愉快的心情跟在鹰久的身边,抬头望着。
  “肚子差不多饿了吧?”
  这附近好像没有什么好吃的店……鹰久心中盘算,目光一面在早已昏暗的街道上寻视着。
  步却突然拉了一下鹰久的手。
  “怎么了?”
  “我们去那家店。”
  步指着一家橱窗上装饰着圣代的店。那家虽然也是鹰久常去的店,但很可惜的,并没有卖圣代。
  “你想吃那个吗?”
  鹰久苦笑着询问,步摇摇头。
  “不是,我只是想看那个。”
  看来步并不是对真的圣代有兴趣,而是对橱窗里的样本有兴趣。
  “那就没关系了,因为那家店没有卖圣代喔。”
  为什么呢?因为那家店的老问高田是一个食品模型狂。店前面正好有个橱窗,所以他就每天换收藏的展示品,是个怪怪的家伙。
  “东西可能不太好吃,应该没关系吧?因为老板太专注在模型上,所以对实际做出来的料理反而没那么注意。”
  鹰久如此说道,便揽着步的肩膀,推开积满灰尘的门。
  “不好意思,今天休息!”
  听到门吱吱响的声音,店主高田大声地响应。
  可是,当他转头看到鹰久时,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转变。
  “喔!这不是鹰久吗?太好了,请进。”
  “肚子饿了,有没有什么好吃的?”
  对鹰久的要求,高田露出有点困樀谋砬椤?br]“什么好吃的……嗯,今天啊,虽然有食材,可是我没有做菜的心情耶!”
  还真是一间莫名奇妙的店,居然如此不重视料理。
  老板会这样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因为这是一家喝酒的店,所以平时只要把酒拿出来,客人大部分都不会有什么抱怨。
  “如果你们真的想吃东西,那叫外卖的拉面怎样?”
  懒得再说什么的鹰久,连步的意见也没有问,很快地就决定要吃什么了。
  至于步则完全被桌上陈列的料理……模型……给吸引住了。
  “哇!哇!哇……好厉害!”
  通心粉、炸虾、蛋包饭、扇贝奶汁焗菜……还有炸虾饭、猪排饭、生鱼片套餐、醋渍物、冷豆腐、毛豆……等小菜。
  步在桌子前跑来跑去,一件件仔细地看,还呆呆地笑。
  “看来你很了解这些模型的优点嘛!真是个好孩子。你叫小步吗?好名字、好名字!”
  看来,步好像很得高田的欢心。
  其实,只要赞美那些模型,任谁都会得到高田的喜欢……不过,说实话得到高田的喜欢,也法有什么好处就是了。
  鹰久正苦笑地看着两人,店里的角落突然有人出声叫他。
  “这不是鹰久吗?请到这儿来坐啊!”
  一群看起来很像坏蛋的不良少年正盘据在店的一角。
  “什么嘛!原来你们也在啊!”
  看到店内还有其它的客人,这让鹰久有些意外。
  “又不是我们爱来,是高田说要让我们看些好东西……谁知道,只是样品而已。”
  “就算看起来再怎么好吃,可是这种东西又不能真的吃下去!”
  大家看起来充满怨恨地你一言我一语,高田则严肃地反击。
  “食物模型是曰本足以夸耀全世界的文化之一啊!这种美丽精致的工匠技艺,哪是你们能懂的啊?”
  现在这间店里的人,赞成高田意见的,大概就只有步一个人而已。
  “这个樱桃好像真的喔!”
  步将脸靠近到快要贴到圣代模型的距离,下一瞬间,却突然吐出舌头躲得远远的。
  “怎么了?步!”
  “因为……”
  步好像要哭、要哭的样子,高田则在一旁哈哈大笑。
  “很臭吧?因为这是氯化乙稀做的,当然臭啰!这边这个是腊做的,味道也很呛鼻。”
  因为眼睛闪闪发光的步,认真地听着高田的讲解。鹰久耸耸肩,在店里一个角落的椅子上坐下。
  “鹰久,来,请喝一杯。”
  不仅打架厉害,头脑也一流。充满魅力的鹰久,在这些家伙的眼中,简直就像领袖般地被推崇。
  鹰久的手上塞了一个酒杯,立刻又有人帮他倒上冰啤酒。
  “我不是说过我还是高中生吗?”
  “才一杯没有关系啦!等一下换成茶就好了。”
  也不是真心在意“高中生喝酒”这种小事的鹰久,豪爽地将啤酒一饮而尽。
  “还是一样爽快啊!鹰久!来,再来一杯。”
  因为嫌拒绝太麻烦,所以鹰久又接连喝了不知道多少杯。
  幸好,他是喝酒不会脸红的体质,而且又是有名的“千杯不醉”。
  等到外卖的拉面送来后,鹰久就把步叫到身边。
  “先吃吧,放久了面会糊掉。”
  步原本正兴高采烈地听着高田说制作食物模型的事情,一听到鹰久叫他后,立刻就靠过来。
  “我的肚子已经饿了。”
  脸上带着可爱的笑容,步开始非常美味似地吃起面。
  “好吃、好吃,真的很好吃喔!鹰久。”
  因为步一口气说了好几个好吃,让鹰久心里也不禁有些期待。但一尝之下才发现,和往常一样,就只是普通的拉面而已……不太好吃。
  “……真的很好吃吗?”
  有点楞住的鹰久随手把鱼板挟给步,他非常高兴地说谢谢。
  “那……那个……鹰久……”
  不良少年在旁边小心翼翼地问。
  “那位是……鹰久的新那个吗?”
  “好棒,让人乱想把他的……感觉很赞喔!”
  鹰久还来不及否认,其它人又七嘴八舌地接了下去。
  “如果把他弄哭,一定很让人兴奋。对吧?对吧?让人心痒痒的。”
  “看起来好像全身软绵绵的……唔,乱想摸一把的。”
  正在专心吃面的步,好像完全没听到其它人的谈论一样。
  是这样的吗?步真有这么大的魅力吗?
  从来没想到这些的鹰久,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步。
  看来的确很柔软的样子,如果真用手去摸的话,搞不好真的是又软又绵,全身肌肤柔滑像丝绢般。
  “鹰久,怎么了?”
  感觉到鹰久直视自己的视线,步把脸从装拉面的大碗里抬了起来。咻地吸起来的面还把汤弹起来,喷到鹰久的脸上。
  “啊!汤喷出来了,对不起!”
  步慌慌张张地伸出雪白如凝脂的手,擦试鹰久的脸颊。
  原来如此啊!不仅柔软……还香香的。
  “唔……真好啊,鹰久!有这样的人在旁边。”
  “真令人羡慕啊……!摸一下……行不行?”
  鹰久大手一挥,让骚动着的“外野”安静下来,然后抓住步的手。
  “……咦?怎么了,鹰久?”
  步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歪着头。
  鹰久低头看着在自己掌中好像随时都会折断的白皙手腕。
  “果然,这家伙真的很不错呢!”
  虽然自己濡这方面的兴趣,但如果要夺取童贞的话……步这样的对象说不定不错呢!
  “步,你过来一下。”
  鹰久猛地一拉,将步娇小的身体拉过来,轻松地就把他抱到膝盖上。
  对鹰久来说,轻得像羽毛枕般的步,瞬间就被包围在他的怀里。
  “……咦?什么?我的拉面只吃了一半耶!”
  尽管步嘟起嘴来表示不满,但他还是没有抗拒鹰久。
  在极近的距离内,步抬头望着鹰久。
  由步的眼瞳中,鹰久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这就是鹰久在步心中的样子。
  “我要摸你。”
  先做出声明的鹰久,多少也是希望步能有点心理准备。
  “……咦?”
  鹰久开始隔着衣服抚摸步的胸部。纤细的肩、单薄的胸……大概是因为没什么肌肉的关系吧?稍大的薄衬衫有点松松垮垮的,感觉不出身体的线条。
  “什……什么?鹰久……这样子……好痒喔……”
  显得有点困惑的步扭动着身体,这样的动作反而煽动了鹰久。
  “脱掉,那个……把它给我脱掉。”
  把步从膝盖上放下来,让他在地上站好,鹰久开始拉扯步的衬衫钮扣。
  “咦……脱掉……吗,为什么……?”
  没有什么反抗动作,步只是莫名奇妙地盯着鹰久看。
  懒得再多做说明的鹰久,转而对四周的不良少年怒喝。
  “压住这家伙,不要让他动!”
  说时迟那时快,男人们像饥饿的狼群一样,将步围了起来,然后分别抓住手、脚、肩膀跟腰,让步无法动弹。
  “……不、不要啊啊啊……”
  步开始哭叫。一面叫着,目光还紧盯着鹰久不放。
  “救……鹰久!鹰久……不要啊!”
  大大的眼睛里,眼泪扑簌簌地落下。鹰久却好像窕全没注意似的,动手开始解开始解开步衬衫的钮扣。
  ……如果真的做了,就全完了……这么想的同时,鹰久也焦急着。
  可是好想早点摸到,想直接触摸步的身体。
  鹰久相当清楚地意识到,自己心中莫名的激动,以及对步所产生的欲望。
  鹰久猛地扯开步的衬衫,雪白的肌肤一下子展现眼前,让鹰久用力地吞了口口水。
  没有任何痕迹的肌肤耀眼地雪白,胸前的两个小点是淡淡的粉红色,在粉嫩的肌肤上,就像是装饰品一样。
  “厉害……真是太美了……”
  压制步身体的不良少年们看得两眼发直,情不自禁地开口。
  “不要、不要!鹰久……”
  步不断扭动身体,努力地想要挣脱。在这样的肢体动作下,雪白的肌肤更显媚惑,这让鹰久不知不觉地开始发呆。
  如果用手碰触……好像就会玷污一样……
  尽管如此,还是想碰触。
  伸出手。
  轻轻地碰触。
  轻柔地,鹰久的指尖滑过步的肌肤。
  “用力点,好好压紧!”
  步的挣扎更加激烈了,鹰久对周围的家伙大声命令。
  当然不可能让他逃脱,如果真让他逃诞,自己心里究竟会有多后悔。光是想象,鹰久就不禁害怕得颤抖了。
  他将手掌贴在步的胸口,轻轻滑动。
  直接碰触的肌肤有点凉凉的,身体的线条虽然还很孩子气,但却好像会将自己的手吸附住般,充满诱惑。
  来回抚弄了一阵,鹰久又摘弄步的乳尖。
  “嗯!不要啊……不要啊、啊……嗯……鹰久。”
  大滴的泪水滑过步的脸颊,濡湿鹰久的手腕。
  “很讨厌吗?”
  这样激烈地大叫不要,一定是很讨厌吧?鹰久再度确认似地询问。
  对方的感觉如何,鹰久向来毫不在意,但不知为何,步的眼泪就是令他感到沉重。
  “……不要啊……鹰久!”
  在步哽咽的啜泣声中,鹰久咬咬牙,低声对四周的家伙说道:“放开。”
  “要我们放开吗?”
  “……他会逃走啊,鹰久。”
  对还想提出异议的家伙,鹰久凌厉的一眼,让他们乖乖地闭上了嘴。
  这样一来,步一定再也不会跟过来了,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,毫无防备地靠过来撒娇了吧?
  已经再也没办法碰触他了吧?
  这样哭着说讨厌,以后他大概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了。
  如果步不再主动跟过来,那就只有由鹰久自己来抓住他了。
  这样有意思的宠物,谁会想放开呢?
  要逃就让他逃吧!鹰久开始自暴自弃地想着。
  “鹰久!哇啊啊嗯……”
  当周围拘束他的手一松开,步立刻飞身投向鹰久的怀抱。
  “啊……步……?”
  “不要、不要啊……其它的人都好讨厌。”
  步紧紧攀住鹰久,鹰久也紧拥住怀里的人那个因害怕而颤抖的孩子。
  虽然不知道步想要表达的意思,但鹰久的心里已经松了一口气。
  “如果真的要摸,我也只要给鹰久摸”
  听起来就像在闹别扭的小孩,步抓住鹰久的手,压在自己的胸前。
  “只有……我……?”
  周围眼睁睁看着事情经过的家伙,哗地骚动了起来。
  “真有你的,鹰久!”
  “不要啊,讨厌!好热、好热!真让人看不下去了。”
  步以充满坚定意志的眼神,凝视着鹰久,点头道。
  “我只要鹰久。”
  干脆地哇出让人头昏脑胀的宣言,步又再度问鹰久。
  “那个……我可以继续吃拉面吗?”
  从那个早已全身无力的鹰久膝上,步轻快地将身体滑落地面。
  鹰久与步的第一次会面,大约在两星期前。
  那一天是开学的曰子。
  早上举行的是新生的入学典礼,在校生下午才到学校举行开学典礼。
  鹰久对于那些啰嗦的仪式向来不耐烦,因此典礼开始后,他就躲开唠叨的正孝,跑到校园的中庭,悠闲地睡午觉。
  和煦温暖的春天阳光,柔和的风一阵阵地还带着花香,礼堂的方向还不时传来校长问候的声音。
  鹰久在草地上翻了个身,多么平和的午后啊……
  但叽叽叽!
  突如其来的煞车声,将沉稳的气氛瞬间打散。
  忍不住心头火起,鹰久抬起上半身,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然敢打扰他的午睡。
  原来,发出噪音的是一辆黑色的大型车,有一个小孩正从里面飞身而出。
  “讨厌!迟到了啦……啊,你们别来!从这里开始我一个人走就可以了,请你们快点回去!”
  尖细的童音让鹰久不禁纳闷。
  这里是高中,不是小学生来的地方,更不是小学。
  “……但是绿川博士,如果我们不先去打声招呼的话……”
  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跟在小孩的后面下车。
  “够了!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处理得很好……哇啊!”
  惊叫声中,小孩摔了一跤。
  还真是了不起啊……在平坦如熨斗熨过般的地方,竟然漂亮地摔了个跟斗。
  “没、没问题吗?有没有哪里受伤……?”
  “够了!我都说不用了,我一个人就可以了!”
  把男人们伸出的手挥开,小孩鼓着双颊生气地站了起来。
  “我想要当普通的高中生,不是叫你们不要随便出手帮我吗?”
  看来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大少爷,让黑头车护送……而且还迟到,开学典礼可是在上午耶,现在都几点了啊!
  鹰久懒得理他们又翻倒回草地上去了。
  本来以为是小学生,原来是发育不全的新生啊!像那样的小个子,搞不好很快就会被某个大饿狼给吃掉了。
  不过,这种事情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  鹰久打了一个大哈欠,静静地想。
  充分发挥天生的魅力,在校园内已经被众人尊为帝王般的鹰久,早就决定和自己濡有关系的事绝不出手干涉。
  像那样芝麻绿豆大的事,交给正孝去弄就好了……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把学生会长让给正孝的缘故了。
  鹰久,只想成为众人崇拜的焦点,其僚麻烦的事最好都不要来惹他。
  只要我自己快乐就好。
  我行我素、傲慢、唯我独尊的个性,却没有人敢对他有任何意见。连啰嗦的正孝也是,只要鹰久瞪一眼,就可以让他乖乖闭嘴。
  ……这种制造噪音的小事,就别去理了。鹰久暗自期待耳边再度恢复宁静,昏沉沉地准备继续自己的午觉。
  “哇啊……!”
  耳边听见哒哒的脚步声,本以为会愈走愈远,想不到,咚……地,腹部竟然受到重击。
  “什、什么事?”
  “……啊啊啊……对不起!要不要紧啊?你还活着吗?”
  跨坐在鹰久的肚子上,小孩窥伺着他的脸。
  “啊,还活着!太好了”
  正想开口叫他滚开,鹰久却突然屏息。
  那天真无邪、笑容可掬的样子。明亮温暖的阳光,投射在脸颊周围的薄茶色头发上,形成一圈闪亮亮的光晕,宛若光环般,神圣、纯洁等词汇似乎都不足以形容。
  不管鹰久心情多恶劣,多想骂人,但看到那美丽的笑脸后,一切都烟消云散了。
  好美……除了这两个字之外,鹰久已经想不出任何赞美的形容词。
  “我叫绿川步,刚转学过来,请多指教。”
  出乎意料之外的相遇,使得鹰久只来得及在嘴里喃喃地回应着:“请多指教。”
  “你的名字叫什么?”
  “我是吉池鹰久。”
  鹰久好不容易稍稍回过神来,挺胸回答道。
  “鹰久?哇啊,感觉好像是非常强的名字呢!好帅喔!”
  听到这么直接的称赞,鹰久终顾从宛若天使的梦境中醒来。
  他将体重还算轻的步由自己肚子上拎下来,从头到脚仔细检视。
  好像轻易就可以折断的纤细手脚、大眼睛配上小脸蛋,以及温和乖巧的气质……完全就是一副深受宠爱的少爷风格。
  这孩子天真的笑容,让不不知不觉就想保护他,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气息。
  “啊,我要跟他走,你们可以回去了。”
  步倏地把头抬起来,对着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到鹰久身后的黑衣男子们说着。
  “……但是……那个,和校长打招呼的……”
  “够了!这个人一定会好好照顾我的……嗯,鹰久?对吧?”
  听着步的自说自话,鹰久不禁苦笑着。
  这个小不点态度却一点都不客气对有“学校帝王”之称的鹰久来说,这样大模大样、呼来唤去的人还真是从来没见过。虽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但好像也挺有趣的。
  “我知道了!我会负责带你去校长那里。”
  其实想想,被众人崇拜的鹰久一向都是高高在上的,每个人都尽可能离鹰久远一点,避免去招惹他,好像也只有正孝会和他吵吵嘴而已。
  “到完全习惯这个学校为止,你都可以跟在我身边。”
  听到鹰久的话,步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,缠住了鹰久的手臂。
  “……这样的话……鹰久少爷,就麻烦您特别费心照顾了。”
  黑色西装的男人们,对鹰久深深地鞠躬,鹰久傲然地点头。
  “交给我吧!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。”
  鹰久和步就是这样认识的,从那时起,鹰久就这样开始把步带在身边。
  步,完全像个刚出生的小鸡一样,跟随在鹰久的左右。鹰久也允许步追随他……两个人从那天以后,就一直形影不离。
  偶然地,鹰久发现步竟然跟他住在同一座公寓里。
  “什么啊,你是一个人生活吗?”
  好像什么都不会的步,竟然会自己一个人住在公寓里,这让鹰久感到有点不可思议。
  “嗯……因为家里有点远……”
  不管理由到底是什么,鹰久也没有探究到底的兴趣。
  “那么,我们也可以一起上下学。”
  鹰久一时兴起的应允,让步露出高兴不已的笑容,理所当然地又贴上了鹰久的身边。
  对鹰久来讲,充满乐趣的每一天就此展开。
  活泼爱闹的步,经常跌倒。
  学校大楼的门口有一个让学生换室内拖鞋的地方,因为有小小的阶梯,所以算是比较容易跇倒的地方。
  即使如此,但是步竟然可以每天都在那里跌倒一次,这让鹰久不得不承认,或许步真的是一笤学习能力都没有。
  “呀啊”
  像是必定上演的戏码一样,今天早上步也同样漂亮地摔了个四脚朝天。
  鹰久在旁嗤笑地看着。
  “真过份鹰久!不要笑!”
  昨天在阴暗的店里抚摸步那令人心跳不已的悸动,在晨光中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。步果然还只是个孩子,鹰久差点对他做出不可挽回的事,他现在竟然还能这样毫无防备地撒娇。
  残留在手心的触感……彷佛还感受得到步胸口的温度……鹰久将双手紧紧握起。
  步弯下嘴角准备开始大哭,鹰久则伸出手将他拉了起来。
  这样的剧码至少已经重复十天以上了,所以大家早已见怪不怪。
  还记得开学的第二天,当鹰久扶起跌倒的步时,那简直就是校园的大骚动啊!
  “鹰……鹰久他……”
  “竟然扶起跌倒的同学!”
  在其它学生的印象中,鹰久应该是被服侍的对象才对!除非他心情好,否则是不会轻易跟别人说话的。
  平时的鹰久就像高高在上的帝王,是大家崇拜的对象。如果对他做了什么失礼的事,最好小心一点,不然不知道会遭到多么可怕的报复啊!
  在校园内,敢对鹰久说话不敬的,应该只有鹰久的青梅竹马,同时也是学生会长的铃木正孝,以及三宅亚纪两个人而已。
  “你真是摔不腻耶,步!”
  将步带在身边的鹰久,以及两人形影不离的相处方式,大家也差不多习惯了。
  可爱的步紧贴在鹰久的身边,这让大家对鹰久又多了几分崇敬的眼神。
  不过,当然也是有人看不过去啦!
  “……鹰久,你给我解释清楚!”
  鹰久猛然回头,原来这个咬牙切齿的人是亚纪啊!
  “……啊,原来是亚纪啊!没什么事吧!”
  鹰久漫不经心地回头就想走。
  “等一下,鹰久!”
  真啰唆耶……鹰久表情不耐地回头,亚纪用力吞了口口水。
  鹰久则用严厉的眼神表示:“不要随便叫我!”
  然后又转头径自迈开大步。
  “鹰久,这个人找你不是有事吗?”
  多管闲事的步在一旁插嘴说道。
  “好漂亮的人啊!鹰久,这个人真是个大美人耶!”
  步眼睛闪闪发亮地站到亚纪面前。
  一样都是男的,所以赞美他应该没问题吧!
  鹰久虽然也这么想,可是亚纪这号人物,可不是普通人啊……
  “闭嘴,你这个包子脸!”
  气势又强又凶的亚纪一声怒喝,步惊讶地睁大眼。
  “……包子……脸,鹰久,那是什么意思?”
  “就是说你那种丑八怪的脸!”
  亚纪瞪着眼,抢在鹰久前回答,步吓一跳躲到鹰久身后。
  “……有点可怕……”
  步低声嘟哝的声音,非常不好运地传到亚纪的耳里,瞪视的眼神变得更加凌厉了。这下子,步只有紧抓住鹰久背上的衣服保持沉默。
  “怎么了?有事吗?亚纪!”
  没办法,鹰久只好询问怒不可抑的亚纪。
  “昨天的约定……怎么了,鹰久?”
  面对鹰久,亚纪则显得小心翼翼的。收敛起刚才怒吼的声音,虽然话语中含有责备的意思,但与其说是生气,倒不如说是哀怨地撒娇着。
  “我在老地方等你说……”
  根本不认为自己和亚纪有过什么约定的鹰久,皱眉瞪视着亚纪。
  非常抱歉!我失约了……才怪!
  那只是亚纪单方面自以为是的约定而已,在鹰久的认定上,那根本不叫约定。
  “咦?鹰久,你昨天和这个人约了呀?”
  步从鹰久身后伸出头来,惊奇地叫道。
  给我安静一点!鹰久虽然频频打暗号,但老实的步却浑然不觉。
  “对不起!昨天鹰久和我一起玩……关于他和你已经先约好的事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  当然,鹰久没有对步说过和亚纪有约的事。
  那是因为,连鹰久自己都忘了和亚纪的约定……不过,就算鹰久记得好了,大概也还是不会提的吧?
  像这种芝麻绿豆大的约会,鹰久哪记得住啊!而且又是跟亚纪,那就更不重要了。
  “……鹰久,他说的是真的吗?”
  对吊起眼睛瞪视的亚纪,鹰久不禁开始生气。
  就是这种态度才叫人觉得厌烦啊!真是个麻烦的男人!还自以为是他的恋人!
  鹰久可是一丁点也不认为亚纪是他的恋人。
  “那是你自己单方面说的事,我又没答应你!”
  鹰久用冷淡的态度说道,特地选择会伤害亚纪的说法。
  这样一来,亚纪应该就会觉悟了吧?不会再认为两人是恋人关系了吧?
  亚纪用力咬住下唇,快要哭出来似地凝视鹰久。
  鹰久并不讨厌他,相反地他认为彼此的个性很合得来,所以才会把亚纪放在跟其它同伴不同的位置上。
  但是他不想要有更进一步的关连,更不认为亚纪对他有什樋特别的意义。
  只是亚纪搞清楚这一点,两人还是可以保持“好”朋友的关系。
  “下次有时间,我再陪你。”
  “……那是……什么时候?”
  亚纪轻叹口气,以沙哑的声音询问。抬眼注视鹰久的目光,充满依恋。
  亚纪的个性不仅刚强,自尊心也高,像现在这样卑微的态度,大概也只有在面对鹰久的时候吧!
  想到这一点,鹰久不禁觉得他有点可爱。
  “这个嘛,让我想一想。”
  “鹰久会来约我吗?”
  “等我有那个心情的话,我会跟你说的。”
  鹰久的话说完,亚纪如花朵绽放般地迸出笑容。
  “……哇,果然是个美人耶!”
  从背后传来步天真的赞美声,鹰久苦笑着。
  等到有心情的时候,再抱抱亚纪也不错啦!只不过现在他觉得看着步比世上任何一件事都更重要、更有趣。
  “走了。”
  鹰久利落地转身,把手搭在步的肩膀上往前走。
  “喂,喂!那个人是鹰久的恋人吗?”
  “不是。”
  步太过天真无邪的问题,让鹰久有点不高兴。
  “……是吗?如果是和恋人的约定,就一定会遵守吧。”
  是这样吗?鹰久心里想。
  恋人这种东西,自己到现在都没有遇过,所以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像步说的那样。
  “恋人啊,大概只有麻烦两个字可以形容吧?”
  鹰久喃喃地自言自语,步听到后停下步伐,抬头看着鹰久。
  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为什么大家都想要恋人呢?”
  对于步歪着头的询问,鹰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  鹰久跟步都是二年A班,而鹰久的青梅竹马,也就是现任学生会长铃木正孝也在同一班。
  “等等,鹰久!”
  鹰久才刚进教室就被正孝叫住,这让他不高兴地板起脸。
  正孝只要见到鹰久,好像随时都有话说,尽管都十些没什么大不了的事,听听也就算了,但真的很烦……“……干嘛啦?”
  “过来一下。”
  如果你再这样啰啰唆俊的,小心我把你从学生会长的位置上拉下来喔!
  鹰久虽然常暗地这么想,但因为怕麻烦所以也就算了。
  就算有点麻烦,但这次要是你太啰唆的话……我一定要做点什么喔!
  鹰久看着正孝心想,学生会长让其它的家伙做好吗?虽然我不喜欢做,但如果没有其它人选的话,那也没办法啊!
  “你啊!也差不多一点好吗?”
  因为旁边很多同学在看,所以正孝皱着眉,以勉强可以听得到的音量低声叨念。
  “什么事?”
  全校会对鹰久讲话这么直接、这么没礼貌的,大概就只有正孝了吧!
  “这还用说吗?当然是亚纪的事。”
  正孝用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瞪视着鹰久。银框眼镜的另一边,细长眼睛发出的光芒似乎想将鹰久射穿。
  懒得响应的鹰久耸耸肩还以为他要说什樋重要的事呢!
  “正孝,你才该差不多一点!成熟点,不要太把亚纪无聊的抱怨当一回事。”
  鹰久大大地吐一口气说道。看来,亚纪大概又跑去找正孝哭诉了。
  正孝对亚纪是最没办法的,然后整件事又绕回到鹰久身上。
  “不对的人是你吧!亚纪昨天可是足足等了你两小时耶!遵守约定是做人最基本的礼貌吧?”
  每当这个时候,鹰久总会想起时代剧中的家老(管家)。
  “少爷!遵守约定,是做一个武士最低限度的守则。”
  只要看到主角就开始唠叨说教的家老,和正孝简直一模一样。
  遇到这种情况绝对不能正面响应,否则只会把说教延长而已。
  所以,时代剧的主人翁们,每次都会干脆地转变话题。
  “与其谈论这件事……正孝,上次的事情怎么了?”
  按照以往的模式,鹰久会把正孝头痛的学生会工作提出来……
  “学生会没有什么事情发生。比较重要的是,你让亚纪等了两个小时,结果却放他鸽子,你对亚纪到底是怎么样的啊?”
  和反应有点慢半拍的时代剧配角不一样,正孝果然没有那么容易打发。
  “……怎样……也没怎样啊……我从来没想过要跟他怎么样啊!”
  是亚纪自己主动追求鹰久的。偶尔应付一下的鹰久,就算对亚纪没有任何的想法,也不该被这样责备吧?!
  但是这样的回应,却只让正孝愈来愈生气。
  “什么想法也没有?亚纪明明就那么喜欢你。”
  正孝的声音越来越大,很激动地说道。
  “喂,大家会听到喔!这样没关系吗?”
  鹰久拍拍正孝的肩安抚他,将他带回现实。
  “以前我不是就说过,如果你那么在意亚纪,就把他好好抓住。把亚纪变成你的专属,我不会介意的。”
  正孝喜欢亚纪的心意,鹰久从很早以前就知道了。两个人如果真要在一起,鹰久一点阻挠的意思也没有。
  从身体的配合度来说,放开亚纪是有点可惜没错啦!但是可以代替的人要多少有多少,从东京排到冲绳,再从冲绳排回来都有。
  而且心思细密、疑神疑鬼又麻烦的亚纪走了,鹰久反而轻松。
  “不是这样!我不是要说这个。”
  焦急地大叫的正孝,满脸通红。鹰久开始有点不耐烦。
  就是因为正孝一点也不坦率,所以亚纪才会一直到现在都不明白他的心意吧!
  “我已经说了,是亚纪自己来纠缠我的。我对他怎样,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!”
  想把这没营养的争论结束掉的鹰久,话说得非常绝。
  够了!真烦鹰久利落地转身背对正孝。
  但是,正孝这方面,好像还不愿意放过鹰久。
  “等一下,鹰久!正事还没说。”
  尽管身高差不多,比起鹰久就显得弱不禁风的正孝,抓住鹰久的手腕。
  “干嘛啦?很烦耶!有话快说。”
  反正都是一些琐碎的事,而且只要是正孝说的,从来没有一件好事。
  对鹰久而言,都只有“无聊”两个字可以形容。
  “是关于绿川的事。”
  “嗄?绿川是谁?……啊!步吗?”
  突然间提到步的名字,鹰久以罕见的认真面对正孝。
  “虽然认为不太可能,但,你应该还没对绿川出手吧?他……和一般人有点不一样……你不要把他当玩乐的对象。”
  鹰久不自觉地望向正在教室一角一个人茫然伫立的步。
  “……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  鹰久没来由地感到生气。关于步的事自己还要听命于人,这简直无法容忍啊!
  “这是校长的特别交代,他说绝对不能让绿川遭遇危险,因为他真的很特别,请特别注意。”
  “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只是个转学生而已啊!也许是亚里来的大少爷也不一定,但这学校里大少爷也没什么稀奇啊!
  “详细的情况,我也不是很清楚,反正就是说他很特别。虽然校长说,绿川跟在你身边应该没什么问题,但是我觉得他黏你黏得太紧了,反而让人担心啊!”
  “真够白痴的。”鹰久毫不留情地打断正孝的话。
  “步现在是听我的,不管是你还是校长,和你们都没关系,放开!”
  鹰久用力转过身去。
  “鹰、鹰久!”
  鹰久把正孝的手腕用力挥开。
  “你很啰嗦耶!”鹰久怒喝一声,然后转向步。
  “步,过来。”
  “什么事吗?鹰久,已经快要开始上课了喔!”
  鹰久抓住步的手腕,走出教室。他已经完全没有上课的心情了,他要带着步一起走。
  “不要多问,跟我来!”
  听到鹰久的话,步点点头。
  “可以吗?这就是逃学,对吧!喔喔,我还是第一次逃学呢!”
  步说出完全不像高中生的话,高兴地欢呼着。
  “鹰久,我们要去哪里?”
  “不要问,静静跟着就对了。”
  就算鹰久功课再好,逃学也不是件好事。
  他们从本馆大楼通过走廊,到特别大楼的侧面之后再溜出去,欲是鹰久逃学时常采取的路线。
  “这里!步。”
  当两人正要钻过树篱笆时,鹰久听到有人在说话的声音。
  “……所以,还是报告一下学生会长……”
  “……说了不知道会变成怎样,不如就……”
  窸窸窣窣不知道在谈论什么秘密的一群人。
  鹰久侧耳倾听看来,应该是最近让正孝头大的学生会问题儿童吧!也就是身为学生会成员,但却一直对正孝的作法抱持反对态度的一群。
  “告诉鹰久怎样?”
  “……还不是一样!你也知道鹰久和会长交情很好的……”
  把课翘掉,实在是有够无聊的,趁机调查一下学生会的事情也不错。
  于是鹰久将身体压低,慢慢前进到可以看到那伙人的位置。
 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步也呆头呆脑地模仿鹰久的动作,将姿势放低。
  “……就按照计划,在今天的学生会议做个了结。”
  “……你说,就是把会长稍微困在保健室吗……?”
  可能是因为光靠会议的讨论结果得不到他们想要的,所以想要用暴力来贯彻自己的计划吧!
  正孝连这几个家伙也搞不定吗?鹰久真是觉得有点火大。
  自己头顶都已经失火了,还只顾对鹰久说教,正孝果然还是不能让人放心啊!
  与其紧咬着鹰久说教,还不如好好管管他的学生会。
  没错!现在应该是教训正孝的好机会。
  不过,如果让他受伤的话,好像也不太好。
  鹰久就这样陷入了沉思……
  “鹰久,我们在做什么啊?这样好像间谍,好有趣喔!”
  步无预警地开口。
  “这让我想起,我们那里以前也有间谍去过。虽然那个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间谍,可是他真的是间谍喔……只是,没有鹰久这么帅就是了。”
  鹰久还来不及摀住步的嘴,就被……
  “谁、谁在那里?”
  步的声音,已经被那伙人听见了。
  这是当然的啰!因为鹰久跟步躲藏的地方,已经瑢到可以听到悄悄话了。
  鹰久咋舌,由树篱挺身而出。
  “我在这里睡午觉,你们这些人在这边做什么?”
  鹰久跨开脚,将手插在胸前,恶狠狠地瞪着眼前商量着坏勾当的……七个……家伙。
  “鹰、鹰久!”
  光叫出他的名字,就已经吓得动也不敢动的一群人,这副景象让鹰久松了好大的一口气……还好不用以一敌七……
  “一群没骨气的家伙!你们不是正计划要对正孝做什么吗?还有,今天的学生会,你们想利用正孝不在的时候做什么?快说!”
  鹰久大声喝道,那群家伙却没有一个人敢回话。
 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?真是无聊啊!
  本来鹰久还想趁机好好露个脸,来个“英雄救英雄”的,现在到了这个地步,也只有把这群老实的家伙带去给正孝了。
  “真是没意思的家伙……”
  鹰久光看到这些人的脸就觉得讨厌。
  “可不可以不要用卑鄙的手段,跟正孝堂堂正正来场对决啊……还是你们是一群只会用暴力手段的人呢?”
  因为轻视,所以鹰久的话显得特别刺耳。
  “步,走了!不要理这些人,我们去睡午觉。”
  说时迟那时快。
  鹰久一转身,步也一蹦一跳地准备跟上。
  “……抓、抓住这家伙!”
  害怕的一伙人,突然抓住手无缚鸡之力的步。
  “鹰、鹰久!”
  听到尖叫声,鹰久猛然回头。步已经被好几个人压住,正奋力地挣扎着。
  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
  一把火迅速在鹰久体内窜烧。
  “鹰久大哥,求求你,听听我们的理由。”
  “就当作今天没看见我们吧!”
  鹰久已经没有心情去听他们想说什么了。
  因为步正被其它人任意抓住,这让他没来由地火大了起来。
  “你们放开步!”
  “……我们会放开的,求求你……听我们的解释……”
  一伙人用力地请求,但鹰久完全不理会。
  鹰久突然纵身向前,一把拧住其中一人的领口。
  “哇、哇啊!”
  把他由步的身上扒开,用力地丢出去。
  第二个、第三个……鹰久把抓住步的人,一个个踢开。
  他没有任何犹豫地放手攻击。
  “……鹰、鹰久……”
  终于恢复自由的步,手脚发软地坐到地上。
  尽管如此,鹰久的愤怒还是无法止息。
  鹰久抓住那些企图想逃跑的家伙,用拳头揍他们的肚子,将他们打得东倒西歪。
  “你们这些卑劣的家伙!不可原谅!”
  鹰久经常跟不良少年打架,所以拥有不凡的腕力、敏捷的行动以

【驯养宠物情人】,激情小说,黄色小说,言情小说,伦理小说,手机成人小说,成人性爱小说

Copyright@2012-2016 By 淫色淫色-黄色小说频道